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为什么科技巨头都想造车?

扫码手机浏览

观点

蜂拥而至的科技巨头群战「造车」新战场。继华为之后,百度、苹果、小米等科技巨头相继进军智能汽车,通过为主机厂提供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增量部件、开源软件等方式展开合作,以形成优势互补、多方合作的业务布局。其中:

1)百度:2021年1月,百度对外宣布正式组建智能汽车公司,并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吉利控股将成为战略合作伙伴,此次合作将基于吉利最新研发的全球领先纯电动架构SEA浩瀚智能进化体验架构展开;2月18日,在百度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又对此进行表态,称目前该公司进展顺利,已经任命了该公司的CEO,并确定了品牌名称;

2)苹果:2月3日,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作为与起亚汽车合作生产电动汽车的一部分,苹果公司将向起亚投资4 万亿韩元(约 36 亿美元)。报道称,苹果将在美国佐治亚州的工厂与起亚合作,生产电动汽车,预计两家公司将于2月17日签署协议,不过具体时间仍可能发生变化;

3)小米:2月19日,根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小米已确定造车,并视其为战略级决策,且或将由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亲自带队。目前,小米集团尚未对该报道给予确凿的肯定。

靴子虽未落地,但我们也不难发现,小米在智能汽车版图中的「战略野心」:先后投资了凯立德、蔚来、小鹏汽车、博泰,并注册成立了「小米车联」。

在「入局新势力」中,不难发现手机厂商是其中最大的阵营,而作为上一轮科技变革的领军者,其造车背后的底气在哪?

1)智能汽车与智能手机的发展迭代之路极为相似。

智能手机与智能汽车作为移动互联网浪潮下划时代的产物,皆遵循着「交互的变革—>架构的升级—>生态的演化」这一发展路径。

其中,智能手机颠覆了传统功能机以机械按键为枢纽的交互方式,从视觉+触觉的角度进行创新性设计,带给用户全新的触控体验,并通过架构的升级不断完善手机功能,实现了从通信工具到万能「场景性工具」的华丽转身;智能汽车同样复刻了这一路径,率先以汽车座舱为突破口,从机械仪表盘向全液晶仪表盘与中控大屏进行智能化转变,并叠加自动驾驶功能的变革,驱动汽车的角色从传统的出行工具转变为共享的「移动第三空间」。

我们认为,华为、苹果以及小米作为智能手机革命的成功者,对于智能汽车的发展趋势具备天然的敏感性,这也正是其跨界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特斯拉的成功,看到了软件定义的汽车的希望。

相比于传统车企,特斯拉更像是TO C的科技公司。我们在前期报告中指出,特斯拉类「苹果」商业模式成立的基石是——打造出了划时代的智能汽车,国内新势力造车的代表人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评价:「特斯拉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智能汽车」。

特斯拉在基于软件+硬件(高集成的电子电气架构),以整车OTA为桥梁,实现了汽车的持续升级和常用常新,真正把汽车从「功能机」升级为「智能机」。

特斯拉作为全球第一个使用FOTA技术的车厂,不仅通过SOTA实现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更新,也能够延伸至自动驾驶、车身控制、电池管理等核心领域的FOTA升级,提升车辆自身性能。同时通过特斯拉APP进行OTA软件更新服务,实现软件服务收费的盈利模式,具体包括:

1)首次引入了软件应用商店(in-app-purchase),方便用户购买软件升级。未来所有特斯拉车主都可以在特斯拉的APP中购买各种软件更新服务。

例如,基本版自动辅助驾驶(Autopilot),完全自动驾驶(FSD),加速性能提升以及其他高端功能;

2)开启高级连接服务收费(9.9美元/月)。只有车主支付了服务费才能用实时路况、卡拉OK、流媒体等功能。

在2020年2月我们发布的报告《划时代新物种:特斯拉越来越像苹果了》中,我们反复强调:特斯拉就是汽车界的「苹果」,软件会是其商业模式核心组成部分。

通过此前的量化分析,我们预测特斯拉的OTA软件业务(FSD)有望在2025年将贡献汽车业务毛利的1/4;从中长期来看,FSD将大概率切换成软件订阅服务的商业模式,预计2030年的订阅服务收入有望超过160亿美元/年。

软件订阅服务的模式下,FSD前期消费门槛进一步降低,有利于提升消费者的购买率,并且也符合马斯克所倡导的软件持续收费的商业模式,未来FSD将大概率切换成软件订阅服务的商业模式。

基于软件订阅服务模式下,我们预测2030年特斯拉将有超过1700万存量车主用户,其中近80%将成为FSD的订阅付费用户,FSD的订阅服务费将达到160亿美元/年。

模式筑底,「技术+生态」优势或是智能手机领军企业跨界造车的第二重原因。

通过回溯,我们发现智能手机与智能汽车不仅在迭代历程上存在惊人的相似,在模式以及阵营的选择上,智能汽车也延续着智能手机的变化。具体来看:

1)「苹果」模式:智能手机:苹果通过自研芯片+操作系统的战略,打造「fast system」,并依靠优化调整结构,实现软件在硬件基础上的快速迭代;智能汽车:特斯拉选择将其汽车架构直通终点至「中央计算平台架构」,并将自研的「Autopilot系统+FSD芯片」进行垂直整合,实现了在性能上的全面赋能。

同时,采用独特的「影子模式」,打造海量数据+算法的研发迭代闭环,以实现在自动驾驶能力上的绝对领先;

2)「安卓」模式:智能手机:安卓系厂商通过开放硬件+开源软件的合体,形成从芯片-操作系统-应用-终端的联盟合作,与苹果实现对垒;智能汽车:传统车企受制于自身在芯片研发及算法能力上的不足,多以「规则制定者」的角色出发,倾向于在不同域中选择优质的供应商进行合作,以「联盟的形式」展开差异化的竞争。

我们认为,特斯拉在技术及收费模式上被接受,让各大智能手机领军企业看到了软件定义汽车的希望。同时,以特斯拉为代表,包括蔚来、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以及部分传统主机厂在「汽车智能化」征途上获得的成功,也让其看到了模式和能力延续的可能性,而这也或是其跨界造车的另一原因。

「万亿蓝海」的征途,智能手机领军者造车背后的原因。

从汽车单体价值量来看,智能手机的市场规模远远不及传统汽车市场,根据IDC、国际汽车制造商组织的资料显示,其通过手机出货量与汽车出货量进行测算,结果显示传统汽车的市场规模(1.8万亿美元)已是智能手机(5000亿美元)的3倍以上。

我们再结合以上数据,以及对于智能汽车趋势的理解下进行综合判断,在「新四化」的背景下,随着智能网联化的驱动,智能汽车的市场规模不仅仅只是延续,更有望实现大幅的超越,而软件的价值将是其中最大的增量。

在智能网联化驱动下,EE架构的革新驱动汽车价值的重心从硬件向软件转变,软件成为智能汽车产业的关键,驱动软件市场规模的增长。

在Automotive News Europe 资讯中NVIDI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表示:「汽车制造商的业务模式将从根本上发生改变。到2025年,许多汽主机厂业很有可能以接近成本价的价格销售汽车,并主要通过软件为用户提供价值。」

根据麦肯锡的预测,汽车软件市场规模从2020年的340亿美金攀升至2030年的840亿美金,期间的CAGR为9%。从细分市场来看,OS and Middleware、ADAS and AD软件市场规模增长最为迅速,2020-2030年期间的CAGR均达到11%,超过软件市场规模整体复合增速,预计在2030年分别达到80亿美金、430亿美金。

投资建议:

智能汽车是继智能手机后又一划时代的颠覆,但其所带来的规模性影响以及市场增量都将远超手机。在「新四化」的背景下,EE架构的升级将驱动汽车产业的价值重心从硬件向软件转移,行业的游戏规则也将被重新定义,无论是传统的Tier1、Tier2,亦或是新兴的Tier 0.5都将迎来史诗级的机遇。

从科技巨头的跨界参与,我们也更清晰的看到了在智能汽车变革下的「星辰大海」。

我们再次重申,智能汽车产业的巨变已启动,其所孕育的投资机会将会比10年前智能手机产业链更加惊人。继续重点推荐中科创达、德赛西威、四维图新、道通科技;建议关注千方科技、锐明技术、万集科技、鸿泉物联等。

风险提示:

智能汽车发展低于预期;竞争者加速涌入导致行业竞争加剧;政策监管风险;疫情失控影响超预期。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