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抖音状告腾讯垄断,法院正式受理!索赔9000万,"头腾"大战如何收场?

扫码手机浏览

2月7日,券商中国记者获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受理抖音诉腾讯垄断纠纷案。该案是自2020年底《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布以来,国内首例发生在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

对此,周日晚间接近腾讯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诉讼立案是一步很正常的法律程序,进入司法程序后,以司法结果为准,目前腾讯方面没有近一步回应。

此前2月2日,字节跳动旗下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认为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是垄断行为,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针对突然而来的起诉,腾讯方面回应称,字节跳动系恶意构陷,将起诉对方的违法侵权,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也有诸多侵害用户违法违规行为,将继续提起诉讼。

实际上,关于抖音起诉腾讯垄断案件在业界和学界都有较多争议。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平台经济反垄断背景下,该案件的立案、调查以及后续审判都将对未来互联网平台垄断案件有重要参考意义。

抖音起诉腾讯垄断正式获受理

2月7日,券商中国记者从抖音获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立案受理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即抖音)、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申请,被告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腾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北京力天无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起诉的理由是:腾讯及相关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据了解,抖音与腾讯大战由来已久。2020年底公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再次成为这一战火的导火索,这将是上述反垄断征求意见稿公布以来,国内第一例发生在两大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

如今随着法院正式立案进行调查,两大平台之战走出关键性一步,将从唇枪舌剑走向对簿公堂。

今年2月2日,抖音率先发难,表示已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抖音认为,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资料显示,2018年4月,微信和QQ开始封禁抖音,用户分享抖音链接到上述平台均无法正常播放,至今已持续近三年。但腾讯旗下及其他第三方短视频应用,如微视、快手等,均可以在微信正常分享和播放。

同期,腾讯先后推出了十几款短视频产品,引发了业内对于腾讯是否在打压抖音的猜测。

抖音在起诉状中表示,即时通信类应用,已成为互联网用户规模最大、普及率和使用率最高的基础应用。微信、QQ月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12亿和6亿,加上其即时沟通分享功能及网络效应,决定了用户几乎不可能集体迁移。此外,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经营者,能够提供与微信和QQ具有对等功能的服务,这意味着腾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抖音认为,腾讯封禁抖音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表征。封禁不仅损害了用户权益,破坏了抖音产品和服务的正常运营,还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腾讯的)垄断行为,妨碍了技术进步和创新,对于提升经济效率和社会福祉并无裨益,而只能有助于其扭曲其他领域的竞争、巩固自身已有的市场地位」。

腾讯称抖音恶意构陷

针对抖音的起诉,当时腾讯快速做出回应称,该公司暂时没收到抖音起诉腾讯的相关材料,腾讯及其产品遵循公平竞争、开放合作的理念为用户和第三方产品提供服务。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

腾讯认为,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

腾讯表示,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也将继续提起诉讼。

2月2日晚间,看到腾讯的回应后,抖音再度向券商中国记者作出二次回应称,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依据,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具有绝对的、可完全控制的权利,应该远远高于平台的权利,用户数据不应该成为腾讯公司的「私产」。

具体而言,抖音作出四点声明:

(1)腾讯封禁抖音等相关产品达三年之久,涉及数亿用户。微信封禁最初的理由是「短视频整治」,而在整治期间,腾讯自己却推出十几款短视频产品。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样的事实基础,不容腾讯公司抵赖,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

(2)腾讯所谓「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不属实。真实情况是,腾讯认为用户的头像、昵称等用户数据都属于腾讯公司的「商业资源」,并据此认为,除非腾讯同意,其他任何产品,即使获得用户授权,也不能使用这些用户的相关数据,否则即构成腾讯所谓「非法使用」。与此同时,腾讯旗下产品、游戏及其投资公司却可以「合法使用」这些用户数据。腾讯这种对于用户数据的垄断行为,严重影响了行业的创新发展。

(3)确实有部分专家和法院支持腾讯关于个人信息属于腾讯商业资源的主张,其本质是,这些专家和法官认为,腾讯对用户个人信息数据的权利高过用户本人,天津滨海法院还因此对字节跳动多闪、抖音下达诉讼禁令。抖音认为,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具有绝对的、可完全控制的权利,应该远远高于平台的权利,用户数据不应该成为腾讯公司的「私产」。

(4)微信、QQ,作为月活用户分别超过12亿和6亿的国民级社交通讯产品,不仅有完备齐全的用户好友关系,而且已经深入用户生活的各个领域,属于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基础设施。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毫无疑问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

「垄断涉及的法律概念,认定其实非常复杂,很难一言以蔽之,而且都是在商言商,即使在抖音体系内,也会封禁QQ和微信的进入,屏蔽微博关键词等,」接近腾讯相关知情人士如是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反垄断及反不正当竞争作为今年八大重点经济工作任务之一的背景下,该案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封闭或开放将产生极大影响。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