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要闻 正文

施罗德:2020年预计美国以外的市场将较具盈利潜力

扫码手机浏览

2019年12月,施罗德(Schroders)首席投资总监及多元化资产投资环球主管JohannaKyrklund对2020年多元化资产的表现进行了分析和预测,他认为,2020年债券收益率(yield)及经济增长表现或会维持低迷,而股市相对来说将较具吸引力。  

Kyrklund预计环球经济增长及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将维持在3%以下;股市将录得单位数字的升幅,美国以外的市场将较具盈利潜力;利率预期会维持低企,这将抑制市场及经济波动。  

以下为原文主要观点:  

今年初,我们的分析显示世界经济周期正在进入“放缓”的阶段。一般情况下,这是对风险资产(特别是股市)的一个危险讯号,但本周期有所不同。  

经济周期的后期通常对股市不利,因为企业会在同一时期面临生产成本(即材料及劳动力)及借贷成本上升的问题。  

央行通常需要维持高利率去抵销通胀上升的影响。与此同时,失业率下降会导致劳动力成本(工资)上升,经济增强亦意味着原材料的需求将会增加。这种环境通常会拖累公司股价的表现。  

然而,这次的情况比较不同。在通胀显然缺乏的环境下,央行得以更迅速地通过减息来支持经济增长。虽然企业盈利普遍令人失望,但这已为股市带来利好因素。  

尽管如此,部份板块的成本仍有所上升。  

股市预期  

展望2020年,股市相对安全资产(如政府债券)仍然较具吸引力,但进一步的升幅则需要依靠盈利增长提供支持。  

美国企业的估值现时处于较高水平,然而利润率或会因成本上升而受到蚕食,反映市场对美国企业盈利的预期有可能过分乐观。尽管如此,世界其他地区的盈利仍有望超出预期,因此我们预期股市将取得高单位数的回报。  

例如,在制造业调查数据出现改善后,我们对新兴市场的观点已变得较为乐观。  

债券前景如何?  

我们预期新一年环球经济增长及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均会远低于3%。  

各央行(特别是美联储)提供的流动性已使经济衰退风险降低,但商业银行的借贷仍维持低迷。我们认为这方面需要出现更多回升迹象才能够带来持久的经济复苏。  

事实上,相对于通胀升温的忧虑,我们更担忧经济增长令人失望的风险。因此,我们仍认为政府债券有望为多元化资产投资者带来更具吸引力的对冲。经济放缓通常对企业利润及股票回报不利,而政府债券的表现通常会在这种时期跑赢大市。  

因为美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正数,我们认为它将较其他国家的债券优胜。例如,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为1.78%,而1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为-0.35%。美国国债对经济风险的敏感度亦较高;意味着美国国债通常可以在经济放缓时跑赢其他债券。  

我们认为债券收益率将持续受压的另一个原因是退休基金持续降低风险。这意味着退休基金正在减少风险资产(如股票)的持仓,并增持其他能够提供较稳定收益的资产(如债券)。这方面的债券需求足以阻止债券收益率大幅上升。这亦有助收窄企业债券与政府债券之间的息差(收益差距)。  

政治风险仍然存在  

在增长稀缺及分布不均的世代,我们认为政治风险仍会是市场环境的主要特点。由于贸易磨擦再度加剧有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增长跌穿2%,因此会是最大的风险。  

虽然美国政府的左倾立场对我们的经济增长预测影响较为轻微,但对美国企业盈利前景的影响较大。  

财政政策(政府对税项及开支措施的运用)是投资者近期的热门话题。我们预期英国有可能会放宽财政政策,但美国的财政刺激正在消退,而德国政府似乎缺乏推出大规模财政宽松措施的意愿。整体而言,我们认为全球各国在2020年大幅放宽财政政策的机会较低。  

总结而言,由于环球经济缺乏较为显著的复苏势头,我们不会对投资作出重大调整。现金利率低企抑制经济及金融波动性,并促使我们继续进行投资。我们将继续审慎地把握由流动性环境带来的机会,并尽力避免承担过多的经济风险。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